南望望大礼包

谢谢你那么可爱还来看我的渣文,爱您❤
微博@放荡不羁小神仙

【药鱼】你最好恨我(七)

※脑洞私设,ooc预警

  现代设定,医生药×教授鱼

  ※赤花症+飞鸟症

  (这章距上章的时间线有二十天左右。)

        
          指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庄周视角番外」
  ——————————————————————————

  庄周从梦中挣扎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记不清梦到了什么,但是心脏仿佛被人捏住了一般,喘不上气。

  伸手想要去拿放在床头的水杯,却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还在呼吸的物体。

  扭头一看,是一只散发着莹白色光芒的白色小鸟。

  小鸟正蜷成一团,闭着眼睛睡的正香。

  「奇怪……这鸟是从哪里飞进来的……」

  庄周伸手拿过水杯,却惊醒了那白鸟。

  那白鸟抖抖羽毛,扭着头看着他。

  庄周见这鸟也不闪躲,还颇为机灵的看着自己,竟升起了不如就养着它的念头。

  摇摇头又想「自己每天忙着搞研究带学生,没什么时间照顾这鸟,还是算了吧。」

  又躺下身想继续睡。

  可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间,庄周竟有些想秦越人了。

  「他应该还在急诊科忙的昏天地暗吧。」

  想到秦越人庄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笑的甜得可以腻死人。

  庄周在满脑子都是秦越人的状态下,终于再一次入睡了。

  庄周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处梦境之中,身体轻飘飘的,没有实感。

  周围只有特别深的暗红色,庄周控制自己往前飘去,周围的颜色渐渐的由深变浅。

  最后,他来到了一个红的在发亮的地方。

  前方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庄周刚想过去一探究竟,那身影就已经转过了身。

  是秦越人。

  他面带微笑的看着庄周,双眸中是满满的可化为流水的柔情。

  庄周也呆呆的笑了,想要靠近秦越人。

  却怎么也无法靠近,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步之遥。

  就差这一步,他就可以触碰到秦越人了,可是他怎么也跨不过去,庄周的心里不由得开始急切起来。

  可惜他再怎么急切,还是依旧无法靠近秦越人。

  而这时,秦越人的身影开始慢慢的变淡。

  庄周的心情由急切变成了慌张。

  秦越人的身影在淡到快要消失之前,他的表情终于变了。

  一边唇角勾起,眼神变得戏谑了起来,开口说到:

  “庄周,你,最好恨我。”

  随即彻底消失不见。

  庄周再一次的被惊醒了。

  惊惶不安的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好像有什么正在被从自己身体里剥去。

  庄周开始剧烈的咳嗽,随着一片一片的花瓣被咳出来,脑内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

  庄周看着自己手里的花瓣愣住了。

  这时,原本在床头柜睡得正香的白鸟醒了。

  扑腾着自己的翅膀,飞到庄周手心里,叼起一片花瓣。

  秦越人的意识终于苏醒了,他透过白鸟的眼睛看着周围。

  猝不及防就看见了庄周满手的鲜红色花瓣,当即心里一惊。

  庄周看着白鸟主动飞到自己的手心里,安抚的摸了摸白鸟的羽毛。

  在触碰到白鸟的一瞬间,庄周的脑内有什么快速的闪过,随即脑内又开始剧痛。

  庄周又抑制不住的开始咳嗽,这次,他咳出来的花瓣,比刚才更多了。

  庄周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一旁的秦越人也急了,这不是赤花症吗!

  「我的妈呀,这么红的花瓣,庄周得多喜欢那学妹啊……」

  是的,秦越人又一厢情愿的认为庄周喜欢的是那个学妹了。

  又或者说,秦越人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庄周喜欢的是那个学妹。

  秦越人急得扑棱起翅膀,居然直接带着自己飞了起来。

  一下没控制住,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秦越人一个骨碌爬起来,就往庄周那边飞。

  正准备起飞,却发现自己刚才那一撞,把桌上的电脑撞开机了。

  秦越人又转过头,艰难的控制起鼠标,打开浏览器。

  然后在键盘上一蹦一跳的打起字来。

  庄周看白鸟一头把电脑撞开机后,还在键盘上乱跳,怕它误触什么,起身过来就想关掉电脑。

  这时秦越人不依了,自己辛辛苦苦跳了那么久才打出来的字,怎么这人看都不看一眼就想关。

  伸嘴就开始啄庄周的手,嘴里还一直小声的叫着。

  庄周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屏幕上。

  「赤花症:

               与花吐症发病症状大致相同,最大的不同处在于赤花症需要得到所爱之人的恨意方能痊愈。」

  庄周轻笑一声,抱起秦越人,柔声说:

  “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的很,还会用百度了。”

  秦越人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庄周喜欢的人已经死了,那他就永远无法解除赤花症,他也会死。」

  秦越人很不开心,浑身的羽毛都失去了莹白色的光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