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望望大礼包

谢谢你那么可爱还来看我的渣文,爱您❤
微博@放荡不羁小神仙

【脑洞】扁鹊的日常(三)

※脑洞私设,看着玩玩就好

人设:(按出场顺序)队医扁鹊,副队长韩信,队长李白

※严重ooc,请注意

(大概已经到了除了名字,全部整段垮掉式的ooc)

※萌新接受建议,纠错等

但是如果你喷我,我就多写点辣你眼睛!

  这章的文风有点崩,抑制不住自己的吐槽天赋

  
指路☞扁鹊的日常(一)          扁鹊的日常(二)
——————————————————————————

  眼看三天过去了,解药还是没有调配出来,扁鹊有点急,于是决定去李白那里看看韩信怎么样了。

  “李白!!!穿上你的裤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典型体现。

  只是这说出来的话,有点耐人寻味啊。

  扁鹊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理所当然的是李白,只是,这光着上身,裤子的扣子也还扣的歪歪扭扭的……

  “没看出来队长还有裸睡的习惯。”

  李白赶忙整理了一下仪容,让扁鹊进了门。

  扁鹊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朝卧室走去。

  打开门,首先看看小韩信有没有在床上。

  等等????

  那个赤身裸体,被子堪堪遮住重点部位,满身伤痕的男人是谁?!

  不对!那头红发,不就是韩信?!

  这信息量有点大,扁鹊觉得他得缓缓。

  默默地退出了卧室,装作沉思的样子,却又不经意瞟见了李白背后疑似抓痕的痕迹。

  「emmmm……我好像撞见了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莫名有种嫁女儿的兴奋感是怎么肥四?!」

  扁鹊的内心全是波澜,甚至还想笑。

  “咋这么早就过来了?……解药配出来了?……”

  李白犹豫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

  “还没,就是过来看看韩信的情况,他什么时候恢复的?”

  一开口,他又变回了高冷的队医人设。

  李白挠了挠脑袋,仔细的想了想。

  “……记不得了,昨晚小酌了几杯……”

  「噢~我好像懂了什么。」

  表面上,扁鹊非常嫌弃的“啧”了一声。

  转身又走进卧室,询问起了韩信。

  “你什么时候恢复的?”

  还想再睡一会儿的韩信,被扁鹊突然出现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卧槽,庸医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死我了!”

  “什么时候恢复的?”

  “大概昨天下午四五点吧,恢复了之后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

  韩信突然噤声不再继续说了。

  “再醒来就?就怎么?”

  韩信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埋了进去,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

  “哎呀我记不得了,没睡好,我还要睡觉,有什么事等我起床了去找你再说。”

  说完,韩信就开始装死了。

  「我好像get到了点什么???是我的错觉吗???」

  “那好吧,等你醒了来找我,再喝一次缩小药水,我要实验解药。”

  说完,扁鹊就离开了。

  可怜的韩信,装死真的睡着了,并没有听见这句话。

【脑洞】扁鹊的日常(二)

※脑洞私设,看着玩玩就好

人设:(按出场顺序)队医扁鹊,副队长韩信,队长李白,队员庄周

※严重ooc,请注意

(大概已经到了除了名字,全部整段垮掉式的ooc)

※萌新接受建议,纠错等

但是如果你喷我,我就多写点辣你眼睛!

  

指路☞扁鹊的日常(一)
——————————————————————————

  扁鹊正埋头为韩信和李白二人配置“特殊照顾”的药剂,突然觉得有人一直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视线的灼热,让他想忽视都难,只好转身。

  来人是庄周。

  “……什么事?”

  一听扁鹊开口,庄周就绷不住了,一下扑到扁鹊身上开始哭诉:

  “呜呜呜呜,鹊鹊,人家好委屈,韩信那个大狗比,又把我的鲲偷走了,没了鲲,我都睡不好觉,怎么办啊,呜呜呜……”

  扁鹊默默地把庄周推开,径自走向储物室。

  庄周感到非常疑惑,于是也跟了过去。

  进入储物室,最外围的都是扁鹊的药剂,再往里走,竟然有几十个鲲的毛绒玩具,一个个都栩栩如生。

  看到庄周跟了过来,扁鹊也不必自己去拿了,于是对庄周说:

  “自己选一个吧,虽然比不上真正的鲲,但应该能暂且缓解一下你的睡眠不足。”

  庄周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扑进鲲海中,不能自拔。

  磨蹭了好一会儿,庄周才选定了一只,扁鹊叫他走时,他的眼里全是不舍。

  出了储物室,只见李白坐在桌旁,表情一言难尽。

  扁鹊的视线再一转,看见了一个,不对,一只,变成小孩的韩信。

  变小了的韩信,原来的衣服当然不合身了,这会儿只能拿着衬衫把自己裹了起来。

  扁鹊有点想笑,想了想,为了自己高冷队医的人设,忍住了。

  可庄周就不一样了,看见缩成一小只的韩信,直接笑趴在地上了。

  小小的韩信眉头紧皱,满脸的不悦。

  “庸医!你一天在桌子上都摆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毒药!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子!”

  扁鹊视线看向李白,李白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开始解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咳咳,今天一早,就看见韩信抱着庄周的鲲满到处的跑,庄周就跟在他屁股后面都快哭了,身为队长,肯定要帮队员排忧解难,于是我就帮庄周追韩信拿回鲲,可是这小子逃跑的功夫是一流的你们也知道,我一时还追不上他,后来他跑到你这儿来随便抓了一瓶药,又开始跑路,跑到半路他嫌渴,直接就把那瓶药一滴不剩的喝完了,等我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么一小团了……”

  “噗…”最终还是忍不住,扁鹊笑出了声。

  小韩信一个眼刀瞬间就飞了过来。

  扁鹊走到桌子旁查看了一下桌上的药剂,说:

  “他有点倒霉,刚好拿了我新调配出来的缩小药水,还没来得及配解药。”

  “配置解药需要多久?”

  “这个不好说,三天左右应该就可以配好了。”

  “那他现在这么小,完全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怎么办?”

  李白看向扁鹊的眼神满是憧憬,内心深处一直念叨着:我们队的好奶爸,这个烂摊子您就收留一下吧。

  仿佛是看穿了李白的心理活动,扁鹊表情严肃的说:

  “只能麻烦队长先照顾着了,我要配药,没时间。”

  说完,还故意给了李白一个含有“我都懂,你别想了”的意思的微笑。

  李白只好收拾收拾带着小韩信走了。

  在李白临走前,扁鹊还温馨提示:“队长,别忘了赔门哦。”附赠的还是那个微笑。

  而庄周却为了那几十只鲲不愿意走,哪怕已经知道了他的真正的鲲在哪。

【脑洞】扁鹊的日常(一)

※脑洞私设,看着玩玩就好

人设:(按出场顺序)队医扁鹊,副队长韩信,队长李白,队员庄周

※严重ooc,请注意

(大概已经到了除了名字,全部整段垮掉式的ooc)

※萌新接受建议,纠错等

但是如果你喷我,我就多写点辣你眼睛!

  

——————————————————————————

  “扁鹊!!!!!”

  正在配药的扁鹊皱起眉头,放下了试管,看向正朝自己飞奔而来的韩信,转身避了开去。

  韩信也是个越挫越勇的角儿,转身又向扁鹊扑去,嘴里还喊着:

  “救我啊!!!李白那个天杀的又在追杀我!”

  扁鹊再次淡定的躲开韩信,走到刚才的桌前,终于缓缓说到:

  “怎么?你是觉得我打得过李白呢,还是提前来讨药的?”

  因为扁鹊躲开而扑到地上的韩信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飞速冲到门前,一把把门锁死之后,仿佛劫后余生一样的靠在门上喘气。

  缓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

  “当然你要帮我和他打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你可不能受伤,不然没人救我了。”

  韩信得到的是一个充满嘲讽和嫌弃的嗤笑。

  “怎么?这会儿不叫我庸医了?不说我的药是毒药了?”

  “……emmmm……”韩信表示,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力反驳……

  这时,被锁死的门,被敲响了。

  “叩…叩…叩…”一声接着一声。

  这声音令韩信瞬间汗毛直立,冷汗涔涔。

  韩信当机立断——得逃!

  “那啥,我先走了啊,这药,我也拿走了啊!”

  韩信顺手从桌子上抓了一瓶药就跑。

  扁鹊还来不及说话,韩信就已经没影了。扁鹊只能去开门了。

  还没走到门跟前,门,碎了……

  扁鹊的额角出现了疑似青筋的东西,抬头看向罪魁祸首——李白,皮笑肉不笑的说:

  “队长这是要干什么?这门,是做了什么孽事?”

  李白一看扁鹊这表情,就知道要完蛋了。

  “呃……那什么……我就帮你试试这门的抗打击能力,看来得给你换个门才能保护你的安全了。”

  扁鹊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李白。

  李白开始慌张了。

  “韩信呢,那小子跑哪儿去了,他又偷走了庄周的鲲。”

  “跑了。”

  “啊……哈哈哈……跑了啊,那我这就去追!”

  不等扁鹊回答,李白一溜烟的就跑了。

  扁鹊决定,可以给这两人来点“特别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