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望望大礼包

谢谢你那么可爱还来看我的渣文,爱您❤
微博@放荡不羁小神仙

【药鱼】此处入眠,他处醒来

※私设成堆

  扁鹊救世之瞳皮肤×庄周蜃楼王皮肤

  ※ooc预警!

  ※拒绝ky!

  

  愚人节快乐!给大家发把刀子开心开心!

  不,其实是双向结局。

  ————————————————————————

  01.

  “喂,你就是扁鹊?”

  庄周看着躺在躺椅上闭眼小憩,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

  明明是大热天,他依旧围着一条暗红色的围巾挡住了嘴。

  他倏地睁开眼,赤红色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庄周,眉头紧皱,对于被这人打扰到睡觉极其不满。

  扁鹊仔细打量着庄周,见他虽衣着不凡,却不似稷下的风格,心里便以为庄周是徐福请来的能人异士。

  “徐福的人?”

  庄周笑了笑,

  “是。”

  扁鹊瞬间从躺椅上起身攻向庄周,庄周也不躲闪。

  一招散去,庄周的身体像水里被投入了一颗石子一样,泛起了丝丝波纹,随后化作金色粉末散去。

  扁鹊惊觉上当了,当即就想溜,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

  见扁鹊动弹不得,庄周这才又重新现了身。

  庄周又是笑着,

  “你这人怎么别人说什么你就信。”

  “只要是徐福的人,我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扁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忍不住的颤抖着。

  “那好吧,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吧。”

  “我没什么可以和你聊的,既然不是徐福的人,请回吧。”

  “听说你医术很高明?”

  庄周对扁鹊的逐客令充耳不闻,还专挑扁鹊的痛脚踩起来。

  “呵,你有钱吗?”

  扁鹊倒也没多大反应,只是冷笑一声。

  “你要多少?”

  “这就要看你有多少了。”

  “我身无分文。”

  “没有钱你也敢来找我看病?”

  庄周没有回话,解开了对扁鹊的限制。

  扁鹊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身体,

  “那个悬壶济世的扁鹊已经死了。”

  “不知道你对屡次自杀未遂有什么看法。”

  庄周摸了摸因听到“自杀”而激动起来的鲲。

  扁鹊转过头看了看庄周,庄周报以一个微笑。

  “不是吸引人注意的手段,就是个懦夫。”

  庄周笑着摇了摇头,骑着鲲走了。

  

  02.

  不知道是人的免疫力最近都提高了,还是有钱人变少了,没什么人来照顾扁鹊的生意。

  扁鹊又百无聊赖的躺在躺椅上小憩。

  正确的人总会在正确的时间出现。

  庄周又来找扁鹊了。

  这次他没有贸然出声打扰扁鹊,而是施展幻术,放了一只金色的小蝴蝶过去。

  扁鹊本就没有睡着,感受到有人来了,自己也没有主动迎人的习惯,也就放任不管了。

  那金色的小蝴蝶径直飞到扁鹊的肩头歇住,见扁鹊没有反应,便状着胆子飞到了扁鹊的鼻尖。

  扁鹊悠悠睁开眼,赤红色的眼眸看着这胆大的小蝴蝶,恍惚一瞬间觉得这蝴蝶有些眼熟。

  「大概是因为稷下的蝴蝶长得都挺相似的吧。」

  扁鹊吹了一口气,小蝴蝶就化作一缕金色的云烟散了去。

  “怎么又来了。”

  “你缺人吗?”

  扁鹊想也不想的就答到:“不缺。”

  庄周拍了拍自己的鲲,

  “买一赠一,不考虑一下?”

  “说了我不缺人。”

  庄周又骑着鲲走了。

  

  03.

  此后,每天庄周都会选在扁鹊空闲的时候来刷个脸。

  每天的理由都不尽相同。

  只是今天,庄周一直没来。

  扁鹊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担心。

  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去转一圈散散心。

  打开门就看见庄周坐在鲲上睡得正香。

  而这鲲,刚好堵住了扁鹊的门。

  扁鹊故意重重的关上门,发出的响声终于吵醒了庄周。

  庄周推开门,坐着鲲进来,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扁鹊,我最近都在做同一个梦,在梦里,我曾经化身大鹏,飞往九万里的高空。从那里,可以看到世界浮沉于星海之上,渺小如同沙砾。它们诞生,发出夺目的光彩,转瞬之间又消失掉。”

  扁鹊不言语,默默地把自己刚才收拾的东西又放回去。

  “对了对了,我还做过一个漫长的梦,那是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时代,满眼令人惊异的景象:高耸入云的建筑栉比鳞次。不用马拉的车子飞速穿梭,长翼的铁鸟轰鸣着从头顶掠过。”

  “庄周,我缺人了。”

  庄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扁鹊在说什么。

  “以后别坐着你的鲲在我门口睡觉了,妨碍进出。”

  

  04.

  庄周开始光明正大的跟着扁鹊了。

  他知道了扁鹊讨厌健康的病人。

  扁鹊喜欢对那些嫌诊费贵的人说“命不是廉价品,治疗很昂贵。”

  喜欢对必死无疑的人说“死亡是第二次生命。”

  而庄周。

  喜欢扁鹊。

  

  05.

  庄周跟在扁鹊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

  扁鹊知道了庄周缠着他的目的。

  庄周从有记忆起,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他。他空想出了庞大的异界,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安放它。

  他为此自杀过无数次,却次次失败。

  于是他放弃了自杀,转念想永远的长眠。

  在梦里,他可以继续构造他的异界。

  庄周想要扁鹊帮他长眠。

  而扁鹊。

  想要庄周。

  

  06.

  随着时光的推移,两人互相了解的越来越深了。

  在正确的时间遇上正确的人真的很重要。

  两人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

  毫无疑问的在一起了。

  

  07.

  两人都不是扭扭捏捏的人,爱了就是爱了。

  大大方方,痛痛快快,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又有什么关系。

  扁鹊冰了多年的心,因为庄周的存在又再次暖了起来。

  庄周多年来的痛苦,因为扁鹊的存在而有了些许的缓解。

  扁鹊甚至想好了他们以后去世了葬在哪。

  

  08.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会一直保持着美好的模样。

  倒也不是两人的爱经历了时间之后变了质。

  反而是越爱越深沉。

  不管人们再怎么说爱情的力量可以治愈一切。

  庄周被束缚在这个无处让他安放自己构造的异界的世界里,还是痛苦依旧。

  由此可见,爱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伟大。

  

  09.

  扁鹊也是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左右为难。

  但是看着庄周醒着就是在痛苦中度过,只有睡着时才有片刻喘息的时间。

  爱就会不自觉的为他付出。

  扁鹊并不是很擅长表达自己的心意,他更偏向于雷厉风行的行动派。

  

  10.

  当扁鹊拿着自己连夜赶制出来的,能够让庄周长眠的药,递给庄周的时候,庄周才刚睡醒。

  “扁鹊,我没事的。”

  扁鹊提了提自己的围巾,把鼻子也捂住了,瓮声瓮气的说,

  “喝了吧,就是睡一觉的事。”

  扁鹊并没有明说这一觉是多久,可是庄周懂。

  庄周不同意,

  “让我再陪陪你吧,想和你多一些在一起的时间。”

  扁鹊虽然也很想这样,但是他明白,越是拖着越是不舍,庄周就越是痛苦。

  “庄周,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

  扁鹊一个手刀将庄周打晕了过去,含着泪,亲手给庄周喂下了药。

  一个深情的吻烙在了庄周的额心。

  

  11.

  不知过了多久,庄周终于悠悠转醒。

  站在一旁等待他苏醒的童子迎了上来,

  “夫子,您醒了。”

  庄周看着一眼迎上来的童子,心中了然。

  与扁鹊有关的所有,又只是一个梦境而已。

  “我这一觉又睡了多久?”

  那童子毕恭毕敬的答到,

  “回夫子,您睡了半月有余。”

  “……时间又增加了。”

  毕竟在梦境里,自己可是经历了一生。

  

  

  (BE看到这就够了!HE戳这里!

  

  

  

  ————————————————————————

  标题是庄周云端筑梦师皮肤的台词!

  中间庄周三段长台词,都是百科的背景故事里复制过来的。

  04段扁鹊的喜好是从百科复制过来的台词。

  渣文笔不太能描述出来我脑子里构思的那种感觉,还请各位见谅,凑活着看。

评论(1)

热度(13)